所謂「多數決」

根據猶太法律,到了「逾越節」(Passover, Holiday of Jewish)就要釋放一個罪人。
於是,審判官彼拉多問眾人:你們要釋放耶穌還是巴拉巴呢?眾人齊聲喊釋放巴拉巴。
審判官三度說明:巴拉巴是殺人犯、強盜,而耶穌並沒有做什麼該死的罪。
但大多數人大聲催逼的要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而是放了殺人犯。
依「多數決民主」,審判官只好「依法行政」,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

(聖經‧新約路加福音第廿三章18-25節)

當然, 這種「多數決」造就了一個耶穌!如果你一定要這樣想的話!

Kelwi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楨
  •     少數決:邏輯邪44/66

    民主不是多數決嗎
    台灣怎會變少數決

    呆歹灣人理盲又濫情之故
    呆到不知民主多數決原則
    少數黨執政時不甩立法院
    歹到少數不願服從多數
    少數黨在野時癱瘓立院
    更呆歹的是,霉體銘手酩嘴冥眾和邪者磚家叫獸,還會以各種歪理合理化少數暴力!

    沒法度啦!民主先天就不良(人性明明是非理性,西方民主先知卻預設「人是理性動物」,再幻想出民主理性政治之理想、來自欺欺人,難怪現實政治是民粹),呆丸後天更失調(「政」經失調癥瘊群之症狀雖多,但結果都是「民粹亡台」!)不信,瞧瞧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如何依理性專業事實戲(謔評)論「少數決之謬」:

      1.民主並不確保多數意見占優勢,最不合理又不願改的是民主典範一一美國總統的各州大選區贏者全拿的選舉人團制,結果造成全美總得票數過半反而落選之荒謬情事!
      2. 採中選區或大選區多席次之選舉,持極端政見者(如台獨等民粹)只要能得到當選票數就能當選,但其政見只有少數人支持。
      3.獲多數票當選者並不一是多數民意,原因是落選的支持者不積極投票(如呆灣之藍偽君子),故稍許選票之差的當選不能充分反應多數民意.。
      4.即使大多數意見支持者也未必是民主政治,如德國納粹法西斯政權(納粹只是納民粹之大全,本質上與民主之民粹無異!)。
      5.多數當選不一定表示多數支持其政策,原因是選民投票原因複雜,只有少數與這些政策有利害關係者才會熱心政治。選民上述的不合政治理性情事,如從經濟理性角度切入則有另番詮釋,Buchanun等的公正選擇理論、類似Olson的團體理論,認為政治人下的選民和政客均依經濟人的理性行事──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故量大的選民在缺乏明確的利益動機下不願投票(如呆灣之藍偽君子),其他政客精英及選民(如歹灣之綠真小人)便能汲汲於政治利益。
      多數決之迷思如同民主政治其他迷思一樣,民主體制內的精英、教育、大眾傳播基於對民主意識形態之信仰,均不願廣為反思,相反,還狂熱地在世界各地橫行一波又一波所謂的民主普世價值。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8687530
  • 對於都市更新採用「民主多數決」「少數服從多數」的論點,中央研究院憲法學者(德國哥廷根大學法學博士)李建良教授認為私部門為實施者的都更事業是一種人民(私)權利之行使,是以契約為法律工具,契約之締結又係建立在「意思合致」的基礎上。這種私法自治的契約行為「除須受到法律的規制,尤其不能逸脫都市計畫、建築法等相關公法規定之框範」。但基於「意思合致」的私法自治原則,契約對於第三人原則上不具拘束力,所以不存在「契約多數當事人拘束契約少數當事人」之契約法理(李建良,2012b: 45)。
    這一點,參與709號解釋的大法官也認為「處分的標的畢竟是特定人的主觀財產權、居住權,…很難想像如何與民主多數決作任何連結」(蘇永欽, 2013:32-33)、「和一般所謂民主原則所指的少數服從多數(數人頭)並不全然一樣。…也和規範法治國家政權與立法合法性依據的民主原則,並無絕對的關連性」(陳新民, 2013:7)。
    因此,即便僅單從法理上(不論是公法或私法角度)論就現行的〈都市更新條例〉§11條,其邏輯之扭曲、法理之誤用,顯然可見。

    Kelwin Wang 於 2014/08/20 16:5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