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輸最大!

王章凱,大學講師/建築及都市計畫博士候選人
2012.03.21

 

今天媒體對於士林王家的都市更新案有兩種不同的報導,文林苑都更釘子戶隨時強拆(中國時報) ; 『都更受害』來挺士林文林苑王家不搬(聯合新聞網)讓我想起1998.10.22 〈都市更新條例(草案)三讀審查會的一段討論:

立委柯建銘質詢當時的內政部長葉金鳳。柯委員有以下質詢(節錄自立法院公報vol.87, no.04 委員會記錄 p313-315)不幸言中執行13年下來的更新條例

‧  無論是採取二分之一或三分之-的排除標準,對人民的財產權或多或少都會產生影響,也會造成公權力下放,甚至會不會造成財團炒作的工具,均應予審慎思考,否則,整個社會的公平性將蕩然無存。

‧  完全委由一般民眾做,他們看到的將只是商業利基。

‧  我們不能光是為了都市景觀或商業利益而改建,以致造成整個社會的大衝突或大暴動。

‧  請問多數人可以將少數人的財產權強制排除掉嗎?公權力可以交給一般的民問公司去執行嗎?

‧  都市更新並非只是將景觀改善,或製造出某些商機即可,如果光是這樣的話,恐怕將來此項條例將變成財團炒作土地的大工具,因為他們只要買通1/22/3以上的住戶,然後就可以把所有的人趕走,不知內政部是否曾考量過這個問題?

‧  財團介入都市更新之後,當地整個價值都將有所變動,屆時原來的居民是否仍有能力居住在當地,恐怕也是一個問題。總之,在討論都市更新條例之時,內政部首先必須釐清侵犯人民財產權,以致有違憲之虞的問題。

都市更新至今,

不管士林王家是被拆了、還是留下了,

期盼關心此一新聞的人,特別是「專業人士」,

都不應該 "慶祝"  "竊喜" ,心情應該是沈痛的,

因為我們的專業沒有發揮功能,

讓政府變成形象的輸家,讓人民變成最慘的失敗者-

 

容我再強調一次,

不管是拆了,還是留下了,

人民都在這一場利益遊戲中,輸掉憲法保障我們的基本權,輸掉了公共利益

Kelwi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淺問
  • 請問版主,如果現在回到大安森林公園要拆遷的那個時候,您會如何協助當時的現地住戶呢?
  • 要誠懇的答覆您的問題, 我應該要先研究一下大安森林公園拆遷的歷史背景,
    例如 大安森林公園設置的必要性,
    何時劃定為公園預定地?是否有經過妥善評估?
    決定拆遷之前是否有充分的與現住戶做溝通?
    溝通時是否有雙向平等的對話?

    又例如,
    原住戶背景的瞭解,
    為何公共設施預定地有社區形成?
    是否有合法產權, 或合法的居住權, 甚至不合法但和情理的居住原因?
    政府是否有完整的調查,並針對不同狀況的現住戶提供因應的政策措施,
    比如 對低收入戶給予社會福利救助, 對獨居老人給予安養協助, 對產權不清者在地政上給予協助.........

    又比如
    對於拆遷安置的計畫是如何?
    如何規劃?是否公平公開?
    如何執行?
    對於現住戶的基本人權是否有給予最大的尊重........................

    如果您有相關資料, 希望能提供給我.

    或者,
    可以先分享您的看法嗎?

    Kelwin Wang 於 2012/03/22 10:33 回覆

  • 假設一下
  • 假設一下,如果是為了開闢中山北路呢? 上面的「合法」住戶是否應該積極的保護其居住權?保障私有產權?
  • 根據您的假設, 我同意您的見解.
    「合法」住戶是應該積極的保護其居住權,保障私有產權.
    姑不論是什麼原因要開闢中山路,
    是否必要, 政府也要基於尊重及保護「合法」住戶的居住權,保障其私有產權的前提下, 去做權衡!
    您可以看日本成田機場第三跑道的建設案.
    雖然經過激烈的抗爭,
    1995年,當時的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接受了學者們的建議,向機場反對同盟成員謝罪.

    Kelwin Wang 於 2012/03/22 12:46 回覆

  • 淺問
  • 王大,個人覺得重點都不在這,雖然法定了,但沒人知道沒人執行,民眾不知道要一開始就爭取權益,政府因為壓力而選擇執不執行...
  • 在我可以認同的作法中,
    民眾權利的告知也在政府的職責裡面.
    政府執不執行不應該(雖然現在幾乎都是這樣)是考慮壓力, 而是這件事是不是對的事.
    絕大部分的人因為對政府失望, 而認為這樣想是太過理想的空談.
    理想...同意, 空談...不然!

    Kelwin Wang 於 2012/03/22 12:40 回覆

  • 淺問
  • 感謝王大快速地回覆
    好奇想問一下
    若您是現在的台北市市長
    現在您將怎麼處理本案呢?
  • 說實在的,
    我根本質疑透過立法提供超額的優惠(稅捐減免,容積獎勵,公權力協助...等等)來處理 "商品房" 的"都市更新"是恰當的.
    這種透過 "特定基地內" 的 "多數決" 決定"少數"人必須參與私部門住宅改建,
    等同於政府授予私人 "徵用權" .
    這種徵用權是 "將私人土地徵收供另一私人使用" 的政策, 將公權力授與私人(不管開發商或贊成/反對的地主)來執行,基礎上就不是恰當的,
    龐大的誘因還把幾十年的老鄰居變成多數派與少數派,相互反目.
    誘因中最大的一項 "容積" 更是在挑戰都市容受力, 卻沒有人知道政府有沒在控制......

    美國Kelo v. City of New England(凱洛訴新倫敦市)的判例雖然地主Susette Kelo等人敗訴(2005.06.23),
    但訴訟期間引起了八個州(阿肯色州, 佛羅里達州, 伊利諾斯州, 肯塔基州, 緬因州, 蒙大拿州, 南卡羅萊納州和華盛頓州)明確禁止以發展經濟為由使用「徵用權」。
    截至2007年,美國50州中的42州通過了法律來對以經濟發展為目的的土地徵用進行限制,其中21州明確禁止了類似凱洛案判決的財產徵用(細節可參酌維基百科).(日本,德國,英國都不乏這樣的例子).
    而我們的都市更新政策正是 "加速都市更新" 以 "振興營建產業".
    由此可知台灣是很背離都市更新的理念的.

    所以, 我這種主張,
    根本不可能在政黨政治的台灣被提名為市長候選人,
    更別說當選了!

    Kelwin Wang 於 2012/03/22 15:43 回覆